长篇鬼有趣的事之长安灯

图片 1

长篇鬼故事之长安灯

编辑:看故事网来源:gs.kankanmi.com 点击:次评论

九宫诡墓

长生路,在长安,九宫困龙乱阴阳,地葬千夫百世伤。

父亲的这封信,着实有些古怪。

我家上三代都是倒斗的,到了我这辈,母亲因为难产而死,父亲又长年在外,所以我很小就离家在外闯荡。现在回想起来,上次回家看望父亲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,没想到昨天老家来了报丧的人,说父亲突发急病而亡。

我来不及悲痛,就接到了父亲生前寄来的信,上面写着“我有一件重要的宝贝留给你”,附带这句莫名其妙的谜语。

心里转过许多念头,我就跟着报丧的人踏上了回家的路。他们一个叫黑子,一个叫许三,看起来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村汉子,但我却感觉到了一股隐约的违和感。

上了他们的车,行驶了一段路程,我发现这并不是回老家的路线,而是开往了和家相反方向的雁愁山。那个地方背靠南方大山脉,草木葱茏,山石嶙峋,常年阴云垂地,就算是山下的村民进去都常常迷路。

黑子笑呵呵地说道:“老爷子的遗愿,是把自己葬进你们唐家的祖坟里,所以才……明子,你当年离家早,想必还不知道祖坟的事儿吧?”

父亲的确没跟我提过祖坟的事情,我不动声色地应和着他们。

入夜时分,我们终于下了车,阴冷而腐臭风扑面而来。入眼处是一座神秘、阴森的大山,隐约可以看到几座孤坟。

“嘿,到了。”许三掀开一块草皮,露出下面黑漆漆的洞,“就从这儿下去。”

这是盗洞。我眯了眯眼睛,顺从地跟着他们爬了下去。盗洞内壁十分光滑,我差点儿摔下去。

落脚处是一片空地,但是周围并不空旷,我们仿佛身处井底,被九道墓门团团围住。这九道门都是巨石材质,看起来严密无缝。不知是不是错觉,我感觉到空间在逐渐变小。

“九宫门!”我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回头看去,发现许三和黑子竟然不见了!

一声闷响,处于正位的四道墓门突然向我移动过来。我正准备躲避,却发现剩下五道墓门以顺时针的方向移动起来,想要逃出去的话,只能等到双层缝隙重叠的刹那。

我仿佛听到骨骼被挤得“咔咔”作响,眼看时机到来,我硬生生地扳过身子,窜进了快要错开的缝隙里。只听“轰隆”一声,九道墓门完全合拢在一起,露出了原本被遮住的幽深入口。

我迟疑了一下,抬腿朝那个入口走去。我刚探进半个身子,一股劲风从头顶猛地袭来。我立刻往旁边一闪,却发现那只是一块石头。

就在这时,一只手揪住我的后衣领,把我摁倒在地。我下意识地偏过头,冰冷的刀刃贴着我的脸插进了地里。

我费力地弓起身体,抬腿狠狠地一踢。趁那个人躲避的刹那,我整个人蜷缩着从外套里滑了出来,一脚踹上他的后腰。同时伸手勾住他的脖颈,他的脊椎骨立刻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。

这个家伙是黑子,他疼得拼命地挣扎,偏偏喉咙被我扼住,怎么也叫不出声来。我抬起头,看向前方亮起的手电筒光芒,寒声道:“把我骗过来,到底要干什么?”

那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女人,身上穿着大红的古式旗袍。许三瑟缩着跟在她的身后,不敢与我对视。

“我是江晚,是唐二的媳妇,见过大哥。”

她笑得温柔,我却冷哼了一声:“我弟弟唐二出生不久就死了,他哪来的媳妇?”

迷雾重重

“大哥在外打拼这么多年,难道就不知道结阴亲?”江晚冷笑起来,“我家欠你父亲二十万,实在偿还不起,父母就把我拿来结阴亲还债,这可都是拜你们唐家所赐。”

“我父亲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?把我骗过来,你又想干什么?”

“老爷子的事儿可跟我没什么干系,至于大哥你……”江晚轻笑道,“老爷子死后立下遗嘱,把家业都拿去捐了,却留下了一件宝物给你。大哥,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谈谈呢?”

“好,谈谈。”话音未落,我一把将黑子朝她扔了过去。一个大男人迎面砸过来,江晚下意识地后退。就在这时,我抢过了她的手电筒,整个空间顿时黑得伸手不见五指。

“黑子!”许三的惊呼声响起。

我摸了摸手中还在滴血的软钢丝,无声地笑了。

我不可能把敌人活着放回去,所以在推开黑子的刹那用钢丝割断了他的喉咙,而现在的混乱也达到了我的目的。

倒斗多年,我练就了非凡的直觉。确定了江晚所在的位置,我趁势一拳砸向了她的肚子,却被她一手攥住了手腕。

头顶传来嘲讽的声音:“原来在这里啊。”

劲风下落,我在她一巴掌扇下来之前硬生生地掰折了自己的手腕。顾不得脱臼的右手,我就地一滚,空余的左手拽下还在发呆的许三,死死地捂住了他的嘴。

一阵石子滚动的声音响起,江晚在黑暗里摸索了一阵儿,大概是以为我逃跑了,便转身朝甬道另一方走去。我在原地趴了一会儿,确定她离开之后,狠狠地威胁了许三一番,这才坐起身子,忍痛把手腕还原。

我把软钢丝勒在许三的脖子上,压低了声音说:“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。”

“我、我是山下的村民,前些日子被他们雇来的。”许三结结巴巴地说道,“我也不知他们是谁,就看见他们运了一口棺材来。当天晚上他们在村里歇脚,可是没想到那口棺材中的尸体诈尸了。那具尸体破棺而出,咬伤了不少人,好不容易才被赶进了山里。后来我听到他们谈话,说什么‘老爷子不见了,现在只有唐大才能找到那东西’,第二天就被雇来找你了。好汉,饶命啊!”

我在心里不断地打着盘算,嘴上继续问道:“那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”

“我们虽然背靠着雁愁山,但是没什么人敢上来啊。”许三说道,“几十年前开荒的时候,村民从山里挖出许多尸骨,半夜还听到鬼哭,闹得人心惶惶。我们村里人迷信,反正大家也不靠这山过活,就索性封了山,哪知道还有这么个地方?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

“我听江小姐说,这个地方叫长安墓,他们是来找一个叫长安灯的东西的。其它的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我脸色一变。

长安墓、长安灯,我的大名就叫长安。

长生路,在长安……

地窖惊魂

我如约留了许三一条命,让他跟着我探墓。

甬道的尽头是一阶盘旋向下的楼梯,红、黄颜色,是将黄泥和石灰水按比例混合修建,算得上是古代先进的混凝土制作方式。只是这阶梯表层糊着一层已经发霉了的糯米,看起来十分怪异。

石灰防腐,糯米防尸,想来这下面应该是有些凶狠的玩意儿。想到这里,我暗自握紧了背包带子,让许三在前面开路。

走了一截,楼梯拐角处出现了两具脸色青白、手里提着油灯的尸体。我低声道:“这是古代陵墓里的提灯守夜人,别惊动了它们。”

许三吓得大气也不敢出,我们小心翼翼地与尸体擦肩而过。突然,它们猛地蹿上了我们的后背,还燃着火苗的油灯立刻将我们的外衣烧着。我们用力地挣开,偏偏这两个家伙抱得死死的,像是要引火把我们活活烧死。

我已经感觉到了灼痛感,许三的背后更是冒起了火花。我狠狠地拽下尸体手中的油灯,扔了出去,同时拖着它在地上滚了起来。许三也机灵地模仿着,总算扑灭了身上还未成大势的火。

被烧到的地方传来剧痛,我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,却看到那两具已经被烧焦的尸体动作僵硬地捡起熄灭的油灯,转身往下走去。

许三喘着粗气问道:“它们要去哪儿?”

“提灯守夜人的职责是不能让灯熄灭,现在灯灭了,它们应该是去添油。”我沉吟片刻,说,“跟上它们。”

它们一路下了楼梯,一股恶臭袭来,浓郁得几乎让人窒息。楼梯末端浸泡在一个正方形的凹槽里,那两具尸体从里面舀了一盏液体,然后摇摇晃晃地往回走。

我和许三急忙屏住呼吸,等它们走过之后,才拿出手电筒朝凹槽里照去,却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泛着臭味的蜡黄色油脂充斥着三丈见方的槽子,里面密密麻麻地浸泡着数不清的婴儿尸体。因为在灯油里泡着,它们看起来除了浮肿之外还依稀可辨,约莫都是些没满周岁的孩子。

“百日鬼婴!”我感到浑身发寒。这是一种古术,将刚满一百天的婴儿剔骨封魂后制成尸油,这种油脂不仅可以做古墓里多年不熄的灯油,还是一些巫蛊方术的原材料。

这个时候,许三突然拉了拉我的袖子,颤抖着手指向一个地方:“那里……好像动了。”

我顺着那个方向看去,婴儿的尸体似乎纹丝未动,但是油脂表面却泛起一圈涟漪。沉吟片刻,我猛地一把抓住许三,在他身上割了两道口子,然后一脚把他踹进了尸油槽里。

“扑通”一声,油珠四溅,整间墓室强烈地震动起来。一条粗长的怪物从凹槽里挺起身子,凶猛地游了过来。它浑身节肢,遍体血红,头部只有一张圆形的嘴,里面层层叠叠的竟是数不清的尖利的牙齿。

这个怪物之前一直潜伏在婴尸之下,现在被血气引了出来,可怖的血盆大口朝着许三当头落下。

图片 1